主页 > 中国分类 >邱庆福 - 非池中艺术网

邱庆福 - 非池中艺术网

来源:中国分类 2020-05-29 06:57:22
热门搜寻台北当代艺术博览会艺术水墨个展雕塑当代拍卖会陈志诚国美馆北美馆艺术新闻全部新闻焦点新闻焦点人物国际新闻特别报导名家专栏艺术市场图辑报导展览活动专题报导艺术图书馆艺术史艺术家艺文影音艺术聚点画廊总览艺文单位艺术家艺术品线上艺廊画廊常见问题购物须知服务条款广告方案谘询免费展讯刊登电子报订阅

经历1951 生于台湾台南县国立台湾师範大学美术系国画组毕业台北私立景文中学广告设计科专任教师个展1999 师大艺廊景文高中美术老师四人联展『暖春开纪元』1999 师大艺廊个展『天地人』2000 台北市万芳医院艺术迴廊『天地人』邱庆福油画邀请展2001 台北医学院艺术空间『天地人』邱庆福油画邀请展2005 师大艺廊个展『黑 金之外』2007 九十九度艺术中心个展『黑金之外Ⅱ』尘缘仍未了2005年「黑.金之外」个展,我在邀请卡裏自叙的题目是:「尘缘未了」,如今应990艺术中心,艺术总监许芳智先生之邀举办「黑.金之外2」个展,回想当时引用「尘缘未了」之句乃有感于这些年来所有的创作,无论是理念的酝酿、熟成或创作期遇到的种种点滴都充满了神蹟,而我的身体只不过是所有创作的媒介而已,也就是说:这些创作其实是神的旨意,祂要我在「尘缘已了」之前完成我在这人世间的一份任务。自从「黑.金之外」展出后,我还是持续的把创作构想记录在随身携带的「创作笔记」上,笔记本上的图稿、文字也经常不断的看着、想着、写着、画着,创作已悄悄的成为自己生活的一部份,一切都显得很自然与自在,有所为,也有所不为。有时候会想到:从1995年开始,自己好像是洪通、林渊等前辈素人画家般,每天随时随地想到的就是把内心深处那份对人、事、物、景的情感,以自己觉得最恰当的方式表达出来,虽然这是所有各类艺术创作者最基本的一个创作元素,只是对我而言,除了这个基本的创作元素之外,又多了一份来自于「神」的玄祕使命感。这些年来,自己偶而会去思考这个问题:为何祂要我如此积极的完成这幺多创作?(假如依照目前创作笔记上的手稿,除了黑.金之外2、3、4……、「白山.黑水」、「黑.白之外」、「线.形之外」再加上平面设计、产品设计、雕塑、陶艺等,算一算就已经有两百多件手稿要逐一去完成,所以想想;振兴医院李国桢医生替我接的那几条心脏血管可能会奇蹟式的至少让我一直用到这两百多件的创作完成吧!)慢慢的好像也理出了一个头绪:好像古今中外每个人来到这世界上的同时,也都背负着至少一个任务(虽然这个任务不一定是正面的,也许是对人类的一种浩劫),而这个任务总会在某个时、空中自然的完成,当事者在当下,甚至终其一生都未能悟其因果,然既成之事实乃必然之宿命,或许我们也可以更广义的这幺认为:所有存在于这世界上的每一个生物、非生物都有其存在的意义与任务,一只猫、一朵花、一阵雨、一抹夕阳,不论是:猫 猫、猫 花、猫 人,皆有其自身或相互的意义,也就是说:猫、花、雨、夕阳或许在我们的生命中曾经是某一个重要的事、物,相对的,我们存在的这份情感,对它们而言,同样的也是其生命中某一个重要的事、物。也似乎在有此自觉后,很多以前非常困惑的事,也都能一一的拨云见日、茅塞顿开,尤其是在2002年6月在动完心脏绕道手术之后,更强烈的感应到一种声音:「邱庆福,你全力完成艺术创作任务的时间已经正式启动了」,或许这是要历经婚姻与健康刻骨铭心的楚痛,把自己挤压到一个孤独无助,完全封闭的心灵空间,几近死亡尔后所形成的一种顿悟吧!「黑.金之外」的创作理念主要的是运用中国传统特有的黑与金色及书法、绘画中的笔、墨、中国(谢赫、王维、郭熙、刘安……)与西洋(等差、对称、反覆、光影、材质……)的美学、构图、技法,试着在极感性与极理性中取得一种中庸的美感,进而达到那份以人为本、敬天、崇尚自然的中国文化与襌意,作品中出现的圆形,是自己内心充满「圆融」渴望的一个符号,至于石头则象徵古今中外所有的人、事、物、景皆有其宿命,沿着既定的轨道穿越不同的时空(梯形),日复一日,即使在形式上略有不同,然而在本质上却是不变的,试引苏轼之文:「……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相较于「黑.金之外」,此次的「黑.金之外2」虽然在内涵与技法的原创有其一贯的脉络,可是在情绪、心态上比较没有那幺理性的去经营内涵与技巧,而是以更感性的方式直接把内心深处的意念透过身体、绘画的工具、材料呈现出一幅幅具体的图像,每个阶段性的创作都会有一些特别的感动,此次的感动在-「色彩」,虽然黑、灰、白、金仍是主要的色系,可是之前那浓郁厚重的黑与金色明显减少,洁净飘渺的白色增多了,而这份白,感觉上已纯粹到一个情绪完全沈澱的无我祕境,这点是此次整个创作过程中最大的喜悦。另一个奇妙的经验是:几十年来我喜欢欣赏、研究、收藏各式各样的音乐,也习惯一边作画一边听音乐,从摇滚的The Doors、Moody Blues、Pink Floyd、Radio Head、爵士的Paul Desmond、Miles Davis、Jim Hall、ECM的Stepham Micus、Jan Garbarek、Keith Jarrett,古典的贝多芬、萧邦、莫札特、New Age的喜多郎、宗次郎、Suzanne Ciani、爱尔兰民谣的Mary Black、Dolores Keane、Enya、印度的Ravi Shankar、台湾民谣摇滚的曾淑勤、陈小霞、巴奈、张雨伟、图腾乐团……等,可是后来竟然都全部停留在巴哈的音乐上,在老泉山居作画时值清明霏霏梅雨时节,山中常起云雾,此时我会赶紧把所有门窗打开迎接它,画作中的白色云雾慢慢的浮出画布与之交融,巴哈的音乐恍如天籁,此时不禁让我怀念起戒之多年的烟斗,它那温暖的触感与烟丝的香味,只好煮杯曼特宁取代,一时间所有的视觉、听觉、味觉、嗅觉、触觉全部昇华至一个曼妙的时空,真耶?幻耶?一时间,自己已无法分辨(也不想分辨),只是乐得一直悠游在此景、物、人合一的神奇情境中。1999年的「天、地、人」与2005年的「黑.金之外」个展在整个创作过程中,心理上一直有一种莫名的沈重,观及此次的心理:之前那种莫名的沈重感,不但没有了,反倒是以一种非常自然与虔诚的情绪在进行一件任务,而不只是狭义的艺术创作。尤其在进行:2007-25、2007-26、2007-27、2007-28、2007-31、2007-36、2007-37这几幅以线为主的作品,在之前的手稿阶段虽然己有心理準备:「这些是特别须要耐性、体力与长时间的作品」,当正式创作时,却发现比当初的想像更艰辛,以2007-36为例每个1/4圆的线条就要大约500条,费时约3小时,一切準备就绪之后,以固定的姿势顶着老花眼镜,一条线又一条线持续的进行,连呼吸都好像有一定的节奏,当时突然有一种感觉:自己好像是以「绘画」之形在圆「修行」之实,脑海中也呈现两个画面:一是西藏喇嘛信徒以五体投地之姿不断前进,二是在山洞中闭关修行瘦骨嶙峋的印度教徒。再一次完成自己人生规划中的创作时,内心的感觉还蛮踏实的,即使这些创作既不叫好也不叫座,或许是因为自己非常的清楚:「我为何而画」、「我在画什幺」,尤其是那份完全属于自我的深邃之情(可是很遗憾的,那份深邃之情好像不太能与任何人分享--虽然我很乐意与大家分享,因此只好一切随缘吧!)艺术创作已经是自己未来人生的主要规划,也是生活的一部份,「有深度的内涵与相当的数量」,则是自己在创作上要持续努力的目标。每次阶段性的展出,除了照往到碧潭告诉神:您要我做的事,我又完成了一件,之外都会想要感谢一些人,此次要感谢的是我的房东高福隆先生与他的家人,1995年3月一个偶然的机缘来到老泉山上这幺一个有灵气的地方,也从此展开了自己这一生正式的创作(到现在我已经很清楚那是一个「必然的偶然」,或许这辈子所有的创作都会在此完成吧!);另外是父、母亲,谢谢他们在40年前(高一)就能「纵容」我花大部份的时间去接触:「我要紧握妳的手」的披头、「八又二分之一」的费里尼、「存在与虚无」的沙特、「传统下的独白」的李敖、「左手的缪思」的余光中、「中国现代画的路」的刘国松……,也更无怨言的忍受这个因坚持要唸师大美术系而历经四次大专联考才终于考上的儿子。(当时我很清楚:父亲其实是最想要我考海洋大学的水产养殖系,以便继承他那弹涂鱼和龙胆石斑鱼人工繁殖的研究,事隔多年后,自己曾经有过这幺一个奇想:假如我有继承父业,也许我会多做一项弹涂鱼与龙胆石斑鱼造型与色彩基因改造的研究,因为牠们的体型与肤色实在是丑到不行,虽然肉质是天下第一味。)

相关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