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热榜时评 >爱乾净、準确认出亲属、会布置睡觉小窝,牠才不是你认为的 「笨

爱乾净、準确认出亲属、会布置睡觉小窝,牠才不是你认为的 「笨

来源:热榜时评 2020-07-23 06:02:21

作者: 彼得‧渥雷本

家猪可追溯至野猪,而我们的祖先早就把野猪视为珍贵的肉类食物来源。为了要更迅速且不必经由危险的狩猎来得到这种美味,人类大约在一万年前驯化了野猪;并且为了更加满足我们的需求,也一直在改良猪的物种。即使如此,这种动物至今还是保留了许多原有的行为特徵—尤其是牠的聪明才智。

我们不妨先来关注一下野猪,看看牠们都在做些什幺。譬如说,野猪可以準确地认出自己的亲属,连远房亲戚也没问题;德勒斯登工业大学(TU Dresden)的研究人员在针对野猪族群的活动领域进行研究时,就间接证实了这点。在这项计画中,透过以陷阱捕捉或麻醉枪暂时麻醉的方式,研究人员得以在一百五十二只野猪身上装上讯号发射器,然后再将牠们释放。如此一来,研究人员便能够好好观察,这些喜欢夜行的家伙到底都在哪些地方游蕩。

两个相邻野猪家族的领域空间,通常很少会相互重叠,平均每个大约只有四到五平方公里大,比我们过去推测的要小得多。野猪标示领域的方式,是在边界的树上留下记号—先是一场痛快的泥浆浴,然后在树干上摩蹭以留下自己的体味。

不过因为这种标记并非连续不断,所以边界的画分并不明确,偶尔有陌生的野猪闯入也是难免。与不认识的同类狭路相逢经常会引发激烈的冲突,连野猪自己都宁可避免这种状况;因此在不具亲属关係的两个野猪家族之间,边界伤害事件其实相当罕见。反之,如果两个具亲属关係的家族活动空间相邻,牠们领域最高可能会有百分之五十那幺多的部分重叠,显然就算是远房亲戚,相处起来还是会比陌生人友善得多。最重要的是:牠们可以清楚地区分两者的差异。

通常前一年出生的小野猪,也就是猎人们所谓的「Überläufer」(指一到两岁间的野猪),在下一批新生代降临之前,便会面对遭驱赶的命运,因为母猪之后再也没有时间来照顾这些相对年长且相当自主的青少年。这群离家的兄弟姊妹,为了要继续留在团体里生活,会加入一个成员多与自己有着相同遭遇的家族。野猪的社会性很强,最喜欢互相帮忙清理对方的身体或是彼此亲暱地窝在一起。倘若日后这个由离家少年所组成的家族与自己的原生家族再度相遇,可能又会各自带了一队新生的小野猪,场面铁定是一团和气,因为牠们不仅仍然认识对方,彼此也维持着亲切的好感。

我也常盯着家里的动物思考这个问题:不管是山羊或兔子,牠们有没有办法在一群同类中,认出自己已经长大的孩子?根据我自己的观察,答案显然是肯定的,唯一的前题是不能把牠们分开。因为只要有好几天不待在同一个畜栏里,接下来牠们就会将对方当成陌生人对待。

难道牠们的长期记忆体不能存取亲属关係吗?至少在这方面,野猪及可能也是如此的家猪,显然就和山羊或兔子不一样,即使过了很久,牠们都还是能清楚记住谁跟自己有亲戚关係。令人叹息的是,家猪很少有机会用到这种能力,牠通常都早早与父母亲分开,并且在一个大家都同龄的群体里长大,甚至活不过自己生命中的第一年。

至于猪其实特别爱乾净,如今可说已是众所皆知。牠尤其喜欢到固定的处所,解决自己所有的大、小方便事;而且这个处所,绝对不可能就在牠的巢穴内—谁会想要睡在臭烘烘的床上!这点几乎不管是野猪或家猪都一样,因此当我们在一些大规模饲养业的猪舍照片上,看到一格格极其狭隘的畜栏(每只只能分到一平方公尺大!),以及里头全身髒兮兮的猪只时,应该可以想像牠们会有多幺不舒服。

爱乾净、準确认出亲属、会布置睡觉小窝,牠才不是你认为的 「笨

野猪会根据天气与季节调整自己睡觉的地方,其实就牠来说,床的位置当然最好一直都保持不变,因为这毕竟是牠费尽心思才选中的窝。不过要是扰人的风雨打了进来,野猪就会移动到较能避风且较为乾爽的森林里睡个好觉。

夏天时,要是能在森林里找到光秃秃的地面,那就是牠的最佳床垫,因为这时节的气候对牠而言总是太暖。在冬天时,牠会把夜晚休息的地方安顿得特别妥当,如果可以在既茂密又避风的黑莓灌木丛里找到一个舒适的小窝,而且最好只有两、三个像隧道一样的隐密入口能够与此相通,那就再好不过了。牠会带进一堆乾草、落叶、苔藓及其他具有舖棉效果的材料,然后细心地把它们堆成一个舒适暖和的床垫。

我刚才说了「夜晚的休息」吧?当我们夜晚在舒服的床上沉入梦乡时,野猪自然也想好好地睡上一觉,然而这种聪明的动物,却因为人类改变了自己的作息。在德国,猎人每年最多可以射杀六十五万只野猪,而这样的猎捕行动需要白昼的光线;于是为了要避开追捕者,野猪只得利用夜色为掩护来活动。其实这样的防护通常也已经足够充分了,因为在黑夜里射杀动物是不被允许的。是的,「通常」是如此,不过野猪却是个例外,为了至少能够在某种程度上控制牠们泛滥的数量。也因为夜视装备还是禁止的,猎人于是必须等待满月及好天气时,才能把林间空地上的猎物看清楚,而不是眼前一片模糊阴影。

用来吸引野猪的诱饵通常是野猪最爱的玉米粒。猎人打的如意算盘,是在牠们吃着诱饵时来个致命的一枪;然而,要让聪明的野猪上当可没有那幺容易,牠们会乾脆把夜晚的活动延后到下半夜。不过魔高一丈,狩猎产业也準备了「野外时钟」来因应。这是一种一经触碰,时间就会自动停止的闹钟,猎人把它放在一堆玉米粒间,一有野猪来光顾,就会马上知道。猎人只要爬上狩猎台好整以暇地等候,不用多久猎物就会自动送上门来。

不过总结来说,野猪似乎还是赢了这场战争。牠们利用诱饵作为一部分的主食,即使被大量猎捕还是可以快速地繁殖,于是许多试图削减野猪数量的计画,在此同时几乎可以说是失败了。

许多特别触动人心的研究成果,其实是在家猪身上发现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有好几个不同的学科,都致力于研究如何改善大规模饲养动物的现况。维也纳大学兽医系的鲍姆加特纳(Johnannes Baumgartner)教授,在《世界报》问到他所观察研究的对象里是否有比较不平凡的角色时,提到了一只老母猪。这只母猪一生不仅孕育过一百六十只小猪,还教会了牠们如何用麦桿做巢。而且当牠的女儿长大成熟后,这个老而弥坚的猪妈妈,还如同助产士般协助牠们待产。

但是,既然学术界对于猪的聪明才智已经所知甚多,为什幺这种鬃毛动物的聪明形象在公众之间并不怎幺普及呢?我猜这与我们对猪肉的消费脱离不了关係。想想如果大家都清楚自己盘子里装的是怎样的一种生物,只怕许多人都要胃口尽失。类似的情况其实从灵长类的例子就可以得知:会有谁想吃猴肉吗?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动物的内心生活》,商周出版
作者:彼得・渥雷本(Peter Wohlleben)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爱乾净、準确认出亲属、会布置睡觉小窝,牠才不是你认为的 「笨

你知道公鸡会对母鸡撒谎,只为一亲芳泽吗?
知道小马遭到喝斥以后,在老马面前会觉得丢脸吗?
你知道羊妈妈为了让小羊独立,会故意把奶变苦吗?

这些情感和行为是真实的吗?还是这一切不过是动物爱好者的情感投射?国际畅销作家渥雷本融合自身的实际经验和最新的科学研究,用可爱睿智的笔触描绘出森林与田野间时时上演的惊奇桥段,带领我们细细倾听动物的内心世界,感受牠们和人类一样,懂得爱、有七情六欲,更懂得享受生活。

相关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