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手机游戏 >小故事怀念黄昭堂前辈

小故事怀念黄昭堂前辈

来源:手机游戏 2020-07-04 11:01:13

笔者成长的年代,「台独」还被视为禁忌,台独=台毒!白色恐怖,黑名单,是那个年代的集体记忆,光是说台独,就是杀头大罪的!在那种时空背景下,有多少人有胆识从事独立运动呢?令人敬佩也有些好奇。

小故事怀念黄昭堂前辈

曾听过一个黄昭堂前辈的故事:当年因为从事台独运动,成为国民党政府的黑名单。孩子出生后,那时没有纸尿布,日本的冬天很冷,洗尿布很辛苦,黄太太要求买一台洗衣机,尿布比较容易乾。前辈拒绝了,理由是:台湾很快就要独立,明年就可以回去台湾了,到时候洗衣机怎幺带?太麻烦了! 令人心酸的真实故事:年轻时的理想与豪情,做太太的辛苦和牺牲,现在孩子都中年了,30年后才又回台湾,然而台湾还是无法独立建国! 有次跟许世楷教授吃饭时,他提到一段趣闻:日本的大中风吕(澡堂),分成两间,男女各自一边,一个欧巴桑坐在中间,管发毛巾,但同时两边澡堂风光也尽收眼底。风趣的昭堂前辈曾开玩笑说,这幺好的工作,他退休以后要改行去发发毛巾。 一直想着,回台湾时有机会要跟这位前辈求证此事,没想去年一回台湾,就听到坏消息,昭堂前辈竟然在小小的鼻窦手术中过逝,心中非常难过也不捨,去了台独联盟总部设立的灵堂,超过千人去致意,其中有不少跟笔者一样,是不曾亲见前辈的kindredspirit,一位计程车司机甚至伤心的嚎啕大哭! 去参加追思礼拜,教会一楼二楼都几满人,只好到就九楼看同部转播!得知他也拉小提琴,心中倍感亲切;也很欣慰他晚年成为基督徒,在基督教的信仰中,「死」只不过是「睡了」,这只是暂时的离别⋯⋯ 匆匆之间,一年过了,台湾也更动荡不安,看到「台独」竟然成为政客的工具、救生圈,感到愤怒却乏力。回想起昭堂前辈用很爽朗的声音说:「我这世人超过50年从是独立运动,非常欢喜」,我想,在那种艰困、有家归不得的年代,他能坚持理想,做的欢喜快乐,那幺,现在我们也没有任何悲观、放弃的权利! 希伯来书:「我们既有这许多见证人,如同云彩环绕我们,就当放下各种重担,存心忍耐,奔那在我们前面的路程。」谨此纪念黄昭堂前辈。

相关热门推荐